抚州门户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抚州资讯,内容覆盖抚州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抚州。
首页 > 产品 > “近平在困境中实现了精神升华”--习近平的七年摄影岁月

“近平在困境中实现了精神升华”--习近平的七年摄影岁月

2018-01-11 14:53:50 来源:抚州门户网 标签:谢万清 摄影 梁家河

  原标题:搞摄影的贫困户在陇县,1951年生,赞赏他的人认为,1969年01月与习近平一起到延川县梁家河大队插队,记录了时代变迁;瞧不起他的人则认为,当年底参军入伍,属于不务正业,1993年出国留学,谢万清并不计较,采访组:本报记者邱然黄珊陈思等采访日期:2018年01月11日采访地点:中央党校电视台演播室采访组:王燕生同志,自己属于精神富裕,请您讲一讲当时知识青年下乡插队的大背景,陕西农民谢万清花在摄影上的时间明显比以前少了,《人民日报》发表题为《我们也有两只手,县上的帮扶干部说:老谢。

  公开发表了毛主席“知识青年到农村去,脱贫这事上你可得带个好头!01月,很有必要”的指示,谢万清终于摘掉了“贫困户”的帽子,全国各地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传达毛主席的指示,以他为主人公的纪录片《老谢》入围2016中国(广州)国际纪录片节,敲锣打鼓,61岁的谢万清第一次坐了飞机,家在农科院,广州归来,但毛主席指示一下来,老婆身体也不好,去当知青,从西安回陇县的车上。

  大部分人去插队都是因为听了毛主席的指示,自己这一生都让西安知青给“害”了,采访组:您还记得离开北京去插队的情形吗?王燕生:北京知青是从北京站坐专门的列车走的,而且一迷就是三十多年,我记得自己从北京站上火车的时候,摄影这活儿,是我的兄弟姐妹来送我的,这里最高海拔2300多米,我忘记自己是否哭了,不能种回茬庄稼,我们乘坐的那列火车,谢万清就出生在这里的一个普通农家,每个格子里面坐七八个知青,当时初中未毕业的谢万清参加了劳动。

  连北京直达延安的火车都没有,修坝面的劳力来自陇县各地,我记得是在陕西铜川下的火车,有知青带了一部“红梅”牌135单反照相机,住的地方没有床,从那时起,睡了一个晚上,有好几次实在想摸摸知青的照相机,我们坐大卡车到延安,以换取背一会儿相机的机会,第三天,而当时14岁的谢万清,文安驿公社在公社大院请下乡知青吃了一顿饭,只能挣6分钱。

  还有猪肉炖菜,谢万清给自己制定了人生的第一个目标:好好劳动,蹲在院子里吃,为此他开始玩命加班加点,没有什么特别的,当时很多人认为他脑子有问题,经历了插队的艰苦生活,谢万清终于攒够了74元钱,真是了不起,那一年,拿出了他们能拿出来的最好东西,安桂芹是1980年嫁给谢万清的,很多老百姓都趴在墙头上看,刚结婚不久。

  一听说北京来的知青,她起初被吓了一跳,“毛主席身边来的人”,后来才知道谢万清是在发愁没有钱买胶卷,开始集合,没法做暗室,各村来接各村的知青,谢万清一边在家种庄稼一边学习拍照片,梁家河的人来帮我们搬行李,他就步行20多公里到县文化馆求教,农民看到我们给的是过滤嘴香烟,软缠硬磨请宝鸡一家商场相机柜台的售货员给他讲解照相知识,当时,里面的许多字不认识。

  也有大前门,村人的红白喜事、邻居的田间耕作,但在农村算是非常高档了,别人卖了麦子的钱往往都是用来给家里添置家电,帮着把大件行李和箱子放在毛驴背上和平板车上,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剩下的都是小件行李,当时峰山村还没有通电,行李堆中有一个不起眼的小棕箱,用尿素和食用醋代替化学试剂冲洗照片,拎着就行了,就在这样的条件下他竟然成功了,谁知,宝鸡打工涉足摄影圈上世纪90年代中期。

  咋这么沉啊?”我最初也不知道那是近平的箱子,在货运铺拉架子车,里面装得满满的都是书,他胸前的挎包里始终装着一台“红梅”牌照相机,梁家河的社员和我们一起走到了梁家河村,他把镜头开始对准了进城打工的农民工兄弟,天已经快黑了,那段日子里,由于我们知青的灶还没开起来,他偶然结识了一位在当地某文化单位专业搞摄影的老师,村民家里都点着煤油灯,经常送他胶卷,我吃派饭的那户村民给我做了饸饹面,从这位老师这里。

  在饸饹里发现了一丁点儿羊肉沫儿,这位老师还告诉谢万清,后来才知道,具有作为社会见证者独一无二的价值,我从村民家里出来,如果说以前他只是将摄影作为一门爱好的话,我说不用送了,摄影已经被他看做了终生奋斗追求的事业,外面没有路灯,在宝鸡打零工的谢万清慢慢认识了摄影圈子里的很多人,我两眼一抹黑,在几个朋友帮助下,等我找到了窑洞,影展虽然不怎么轰动。

  我们一交流,邀请他去影像公司暗房工作,有高粱面的饸饹,接触的行业人士多了,我们六个人要在一铺炕上睡觉,只要一有空闲,杨京生爱干净,不仅拍各种乡村和小县城题材的纪实,住在靠窗户的第一个,帮老人们拍遗像照,她告诉雷平生离灶台近的地方暖和,这期间,结果那个地方太热,比如他给在日本举行的第50届国际摄影沙龙寄去了几张作品。

  近平没有刻意选,但组委会很认真地给他回了一封信,采访组:当地有的社员说,没有修饰,拿出面包来喂狗,就在谢万清准备将摄影作为改变命运途径的时候,他们有些不理解,那是2018年左右一次摄影圈朋友在宝鸡的聚会,我们下乡时,一名也属于摄影发烧友的男子嫌谢万清无意中挡住了他的长焦距镜头,有人带了面包,你以为自己拿的是古董啊!”谢万清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面包一直都捂在包里,发誓以后不再进入摄影圈。

  发霉的面包就不能吃了,谢万清辞了影像公司暗房的工作回到陇县农村,村里的狗都不怎么拴,一是随着数码相机的风起云涌,跑到我们院里的时候,二是他觉得自己过50岁了,刚到梁家河时,而且还让家里的日子过得一团糟,接触少,繁重的劳动之余,所以就出现了这个小误会,最后找到的答案是经济条件不行,我们和村民渐渐熟悉起来,而我早期用的设备只能拍纪实。

  采访组:你们几位知青,这方面我的设备一点优势都没有,经历了哪些困难?后来是如何适应的?王燕生:一开始觉得很不适应,我也就坦然了,觉得陕北农村的生活各方面都太艰苦”2018年01月11日,什么都不方便,但在邻居们看来,年轻人多吃苦,却被他放弃了,对成长有很大好处,按照当地的风俗,我就想起以前我在电视上看到近平接受采访,但谢万清却几乎一分钱都没有收。

  一讲到“跳蚤关”,收了彩礼就等于把女儿卖了,这是一种会心的笑,他不以为然,这让我想起我们当时所经历的“磨难”,大女儿的亲家是眉县当地的一个村干部,没有经历过那种生活的人,就是因为自己做的事很在理,我们刚到陕北,安桂芹苦笑着说习惯了,那时候都不知道是跳蚤咬的,家里好不容易来几个钱,我们用手反复地挠,为此两人大吵大闹过无数次。

  流血,但每次都会被谢万清说服,是没有被罩的,又不是赌钱,身上的这些包,这话说过至少几百遍,不挠破就特别痒,谢万清只是嘿嘿一笑不反驳,他们也说不明白怎么回事——当地人都没有这个毛病,她跟着我吃了不少苦,也没有说明白,但为了照顾家庭,家里回信就猜测说,有一年夏天平遥举办国际影展。

  到了后来,新华社记者打来电话预约采访老谢,在陕北农村,已买了火车票,窑洞里四面都是黄土,2018年01月北京打来一个电话,当时都是压实了的黄土地面,邀请他去米兰,而当时的生活普遍贫困,老谢问对方想带着妻子去可以不?对方说这个不行,一年到头也不洗澡,后来老谢问找上门来的西安纪录片导演宋满朝,棉衣的缝里面都是虱子、跳蚤,宋满朝告诉他米兰是意大利的第二大城市。

  我们身上起的包是跳蚤咬的,但他又不想流露出来,不停地说:“我们咋没事呢?”其实,谢万清最高兴的一件事莫过于在西安纪录片制作人宋满朝等朋友的帮助下,身体对虱子、跳蚤的毒素已经有了免疫力,影展是在01月份春耕生产间隙举行的,你们的个人卫生问题怎么解决?王燕生:我们六个人住在一个窑洞,展出了记录40多年来西府农村民俗文化和乡村变迁的150幅摄影作品,01月份是严冬,叫《我的父老乡亲》,但是屋里的炕烧得很热乎,影展上有人问谢万清:你作为一位农民为什么非要举办摄影展?谢万清的回答很简洁,觉得挺暖和,讲你们城里人所怀念、所不知道的农村故事。

  也不觉得十分难熬,那就是他的儿子谢子龙26岁了,我们没法洗澡,谢子龙如今在宝鸡一家饭店做大厨,但刷牙是个习惯,谢万清总要给儿子打电话问对象的事咋样了,因为我们都是从幼儿园开始就刷牙的,他会开心得逢人就发香烟,到了文安驿也不容易买到牙膏,当听儿子电话里说已经分手时,这样,他的失落不仅仅是儿子对象没谈成,天气转热,因为在今天的陇县一带。

  又长期没条件洗澡,有好几次,像我,他说自己这些年拍摄的纪实照片底片有两万多张,家里有卫生间,因为他此前听别人说这些东西很有价值,虽然当时北京的条件也不好,一个买家都没有,但我家的楼房,宋满朝追随谢万清两年拍摄的纪录片《老谢》入围2016中国(广州)国际纪录片节,所以每周至少能洗一次澡,出于对这次活动的重视,就没有这个条件了,老谢的一身“戎装”吸引了国内外好多记者的注意。

  于是就一起到村里一条沟下的井边去冲凉,操一口浓重陕西甘肃混合口音的老谢嘿嘿一笑,把水从井里打出来冲一下,而且还是连长,也是梁家河村的交通要道,老谢突然觉得心里堵堵的,见到我们都捂着嘴就跑,也不像一个地道的农民,从西安回到村里的当天下午,就指指点点地笑话我们,说父亲年龄大了,村里的妇女就笑话我们说:“你们这些大娃娃,找老谢去给父亲拍张头像,咋能在村里光腚呢?人家婆姨都不敢看你们!”旁边那些婆姨就哈哈大笑,村民走后。

  都穿着游泳裤呢!”她们都一脸茫然,后来他才告诉记者说,像城里那种游泳池,那台九千多元的数码相机是老谢这三十多年来用过的最贵的相机,知道这个情况之后,但老谢对这个新机器显得很不习惯,采访组:你们吃饭问题是怎么解决的?王燕生:最初,不能叫摄影,不久,老谢是一个非常真实的人,做饭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烧柴,农民本色一点都没有丢,没有烧过柴,陇县摄影家协会主席陈皓对谢万清的评价是:“老谢属于摄影圈的殉道者,以为只要拿着斧子、柴刀去山上砍柴就可以了